20181112 碟中谍1

 

人物介绍

  • 詹姆士:伊森的上级,影片中第一次执行任务时被杀
  • 伊森:男主角,詹姆士的先锋,核心的行动团队成员
  • 莎拉-戴维斯:原团队成员,在大使馆负责卧底,影片中第一次执行任务时被杀
  • 杰克-哈们:原团队成员,安全系统破解专家,影片中第一次执行任务时意外而死
  • 汉娜-威廉斯:原团队成员,善于监视,影片中第一次执行任务时被杀
  • 克里格:伊森的新团队组员,擅长飞机驾驶,后来在火车上与詹姆士成为一伙儿;
  • 卢瑟-斯帝盖尔:伊森的新团队组员,被称为“网络奇兵”,擅长高科技技术
  • 克莱尔:团队成员,詹姆士的妻子,负责掩护和交通,影片中第一次执行任务时侥幸逃脱,后与伊顿组成团队。
  • 亚历山大-格里森:美国驻布拉格大使馆官员,也是一名叛徒,偷取了美国中央情报局NOC名单的一半。
  • 奇佐治:中央情报局官员
  • 威廉-丹罗:IMF总部保险库主管

第一幕 序幕

乌克兰共和国首都基辅,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类似影棚的房间内,短发男 带着紧盯着电脑监视器。监视器中一身着黑色大衣的小撇胡子男,正在审讯一名战战兢兢的白色背心男,白色背心男带着哭泣的声音说:我只是在酒吧里喝酒,玩的很开心,连如何来到这里都不知道。

这时镜头中一名女性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看起来已经没了呼吸。

白色背心男战战兢兢地地请小撇胡子男帮他,却被粗暴地打了一顿,让后逼他说出想要的人名。白色背心男知道如果说出了,一定会被杀死的。但为了逃脱眼前的困境, 白色背心男说出了一个名字:季米治-密地夫短发男 在电脑中输入季米治-密地夫 的名字,并确认了情报的真实性。

一旦失去了情报,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在白色背心男喝了小撇胡子男递过来的一杯酒后,他就因为存在的理由。

而小撇胡子男原来是 伊森 用假面具假扮的,而躺在床上的女人克莱尔也并没有死,而是因为注射了特殊的药物,处于假死的状态。

第二幕 出师不利

情节 2.1 秘密任务

飞机上的灯光很暗,男主角詹姆士手持妻子克莱尔的照片若有所思,乘务员端着一个盘子服务机上乘客。

乘务员:您要看电影吗?詹姆士(詹姆士)先生?

詹姆士: 不,我更喜欢看戏剧;

乘务员:看看这部乌克兰的影片怎么样?

詹姆士:要不你帮我挑一部吧

乘务员从盘子中挑选了一盘磁带交到詹姆士手中,(备注:这是一盘方形的磁带,2000年以后这种磁带逐渐被光盘和U盘等其他的媒体介质取代)詹姆士将磁带放入座位扶手旁边的放映卡槽中,戴上耳机,原来这是一份情报:

美国驻布拉格大使馆馆员 亚历山大-格里森 是一名叛徒,他偷了中央情报局的重要情报:NOC名单。这份名单记录了美国中央情报局所有在东欧工作的机密特工的信息,出于安全原因,NOC名单是分成两份的,亚历山大-格里森 手里的名单只是记录了特工的代号,而另一半记录了特工代号匹配的真实姓名。亚历山大-格里森手里只是前半部分名单,他计划在明天晚上的酒会上,从大使馆偷出另外一份名单。詹姆士的任务就是:拿到亚历山大-格里森偷窃和交易过程的录像证据,并将它们全部逮捕

情节2.2 任务部署

在布拉格临时住所,詹姆士向团队介绍任务的详细情况:

  1. 目标:在布拉格的美国大使馆,拍下亚历山大-格里森偷取NOC名单的整个过程,之后跟踪他到交易地点,最后把它们全部逮捕;
  2. 团队:
    • 莎拉-戴维斯:已在大使馆卧底
    • 杰克-哈门:可以破解所有的安全系统
    • 汉娜-威廉斯:善于监视
    • 克莱尔:负责掩护和交通
    • 伊森:行动的先锋,现在正在基辅,会与詹姆士在布拉格的指定安全屋汇合;
  3. 装备:
    • 实时视频眼镜:眼镜鼻梁的右边设有实时相机,可以将捕捉到的影响实时传输到监控电脑中;
    • 口香糖炸弹:长长扁扁的口香糖左右两边分别是绿色和红色,在紧急情况下,把口香糖的两种颜色柔和在一起,会在5秒后产生巨大的爆炸;
  4. 行动计划:
    • 伊森 乔装打扮进入大使馆参加酒会,并尽量引起注意;
    • 莎拉-戴维斯 作为大使馆的华盛顿来宾的联络员,也一同参加酒会。过程中找机会和伊森接触,之后和他一起行动。要求:过程中要在 亚历山大-格里森 身上做标记,之后将亚历山大-格里森的位置告知告知汉娜
    • 汉娜 在整个酒会期间(找一个有利的位置)负责监视亚历山大-格里森
    • 杰克-哈门负责破解电梯的指纹认证系统,因为大使馆内的所有电梯都需要有指纹验证。
    • 克莱尔负责在外面的车内掩护,一旦亚历山大-格里森从大使馆出来之后,汉娜会与克莱尔汇合,她俩一同监视;
    • 詹姆士负责在安全屋指挥行动;
  5. 行动要求:
    • 如果行动小组的任何成员被捕或被杀,美国政府会否认对这次行动的知情;
    • 行动过程中一旦出现差错,詹姆士会立即呼叫中止任务,所有的人立即离开,离开后凌晨四点重回此地集合;

    任务部署完毕之后,大家轻松地开玩笑,伊森问刚刚结束的新人招募住在哪个酒店,是纽约大饭店?詹姆士答复是住在芝加哥德雷克大饭店,大家都非常羡慕,因为这家饭店有24小时客房服务,而且配备私人司机和轿车。

    詹姆士再次强调这次任务的重要性,第三世界的恐怖分子、军火商、毒枭一直都想除掉美国在东欧的特工(包括在座的所有人员),一旦NOC名单泄露,这些人会立即高价买入这些情报,并将美国在东欧国家的所有特工立即处决。

情节2.3 失窃

在美国大使馆,来自各方的宾客陆续到来,欢快的音乐声中,大家把酒畅谈。

小组成员都已经准备好各自的行动,詹姆士在安全屋监控着各方的视频,时间很快就到11点钟。

杰克-哈门 打开电梯井的门,准备黑入电梯控制系统,此时詹姆士杰克的情况通报给伊森杰克将一个数字破解装备安放在电梯控制器上,

伊森假扮成议员进入到大使馆中,大使副官兰特-奥斯曼过来将其引导进入大使馆,并介绍给其他在场嘉宾。此时,沙拉-戴维斯 (假扮身份是诺曼)从大使馆内兴匆匆地跑过来与其见面。

汉娜 在大使馆的楼梯上看到亚历山大 进入到大使馆中;莎拉 假装喷香水,趁亚历山大不注意,将香水喷到了他的头上。

莎拉带着议员穿过酒会现场,来到电梯门口,大使馆的电梯有一套加密系统管理,必须用指纹认证才可以打开电梯门。此时杰克 正在电梯井中还未完成加密系统的破解,莎拉 按了电梯按钮,系统自动匹配她的指纹,此时电梯保安间的两名保安已经察觉到无法匹配到正确的指纹,于是安排一人去查看。

莎拉和议员(伊森假扮)一同拖延保安的时间,杰克顺利地破解了电梯加密系统,将莎拉的信息植入到系统中,最后一刻匹配了她的指纹,顺利进入电梯。二人顺利通过电梯进入到档案室。

伊森将摄像眼镜放在正对着计算机的架子上,如果亚历山大来偷窃材料的话,就可以清晰地拍到整个过程。一切准备就绪,二人还未离开,就收到汉娜的警告,原来亚历山大提前来到了档案室。二人在紧要的关头藏到了电梯井里,避免了和亚历山大的碰面。

亚历山大来到档案室,摄像机拍下了他偷窃NOC档案的整个过程。

情节2.4 失败

按原计划偷拍亚历山大偷窃情报后,下一步的计划就是在大使馆外将其逮捕。沙拉伊森 从大使馆里出来,在门外假装亲昵等候亚历山大的出现。 伊森 通知汉娜撤离到门外和克莱尔汇合,以便在车里监视亚历山大。

杰克在电梯井中准备撤离,却被突然启动的电梯杀死。得知杰克的死讯,詹姆士感觉到出事了,他焦急地拿起放在椅子后背上的外套准备离开,却不小心将椅子碰倒。詹姆士匆匆忙忙打开门,向大使馆的方向奔去。刚刚跑到桥上,詹姆士突然感觉到不对劲,立即通知伊森和对员工中止行动,并且告知大家他已被人跟踪。

听到要中止行动的指令,伊森沙拉二人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伊森指示沙拉要盯紧亚历山大,避免NOC的名单丢失,而自己单枪匹马跑去营救詹姆士沙拉不远不近地跟着亚历山大,不远处一对喝醉的男女在唱着歌,河边夜晚薄薄的雾气掩着亚历山大的身影忽隐忽现。

伊森大步快跑奔向大使馆外面的桥上,在经过克莱尔的监视区时,克莱尔正坐在车里准备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突然耳边传来两声枪响,他从手表的监视器中看到詹姆士双手沾满鲜血地倒在河里。当伊森跑到桥上,桥上已经空空如也,既没有詹姆士的尸体,也没有凶手的身影。伊森在通讯中通知沙拉中止行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伊森拼命地往河边沙拉的位置奔去,半路上却被一辆汽车爆炸的声音给震惊了,这是克莱尔汉娜的汽车。

原来沙拉跟踪亚历山大到河边的一个铁门处,却发现亚历山大被人从铁门另一边刺死,磁盘也已经不见踪影。当伊森找到这里时,发现沙拉也同样被刺死。

情节2.5 逃命

其他小组成员全部殒命,伊森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性,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一个电话亭,拨通中情局卫星加密电话,给奇佐治拨通电话。电话另一端通知他一小时后到绿色地点见面。奇佐治竟然也在布拉格,伊森非常奇怪。

伊森 孤身一人来到接头地点,这是一个两层建筑,一楼是餐厅,二楼全部是鱼缸,临街的一面全部是透明的玻璃,能够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况,餐厅中除了几名服务人员,只有两三桌客人 在享用晚餐。

奇佐治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护照交给伊森,让他到加拿大的兰里后再听取详细汇报。谈话中伊森问奇佐治,为什么当晚行动中还有其他的特工在现场(IMF),奇佐治矢口否认。而伊森意识到这个餐厅中的所有人都是特工。

奇佐治告诉他:这两年IMF的任务经常被破坏,他们怀疑IMF内有叛徒。

前几天IMF组织截获了捷克军火商人马克斯的通讯,他通过IMF内部叛徒,计划购买NOC名单。于是IMF策划了此次叛徒行动,让亚历山大今晚假装偷窃NOC名单,就是为了引出内部叛徒,让内部叛徒中途从亚历山大手里抢走NOC名单,本次行动就是为了清除叛徒。而真正的NOC名单在兰里收到了严密的保护。

奇佐治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文件中显示: 自从伊森的父亲因病过世之后,银行账户中的钱已经用光了,他们家的农场已经无法经营,就在进行破产清算;但是这段时间银行账户中突然多出了十二万。听到这些,伊森意识到自己也被当成了叛徒。

此时伊森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逃走。他悄悄地从口袋中逃出一块口香糖,口香糖的两端分别是红色和绿色,他把口香糖快速揉在一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到大大的鱼缸上。口香糖揉在一起5秒后立即爆炸,鱼缸涌出大量的水造成混乱,伊森趁乱逃走。

第三幕 窃密

情节3.1 圣经约伯记

伊森逃回安全屋, 为了确保安全,他将房子客厅的灯泡卸下,用衣服包裹着将灯泡弄碎,散落在房门外,这才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房间内一片安静,被詹姆士弄倒的椅子安静的躺在地上,仍然在运作的电脑,还显示着大使馆内的监控情况;伊森从花瓶中取出一把手枪。之后在屋子里到处找钱,计划下一步的跑路行动,却一无所获。

他想起刚才奇佐治讲的话中提及了马克斯,于是他打算直接联系马克斯。伊森在电脑中搜索关键字314行动、马克斯、行动,想要找到他的联系方式,也一无所获。

此时,他看到电脑对面的书架上有一本Holy Bible(圣经),突然灵光一闪,Job 314(314行动)不就是约伯记3:14吗?他赶紧取下圣经,找到约伯记3:14.这一段是这么写的:”with kings and counsellors of the earth, who build for themselves places now lying in ruins“。

直接搜索刚才的几个关键字,无法找到马克斯的联系方式,他更换了一个关健词Bible(圣经),在电脑中找到第3章第14节。然后输入一个电子邮箱地址:Max@Job3:14,并在正文写到:”货物(即:NOC名单)已经收到污染,极其危险,千万不能使用“。

说明:这段情节有些不合常理:一是电影中并未说明邮箱地址Max@job3:14是从何处找到的;二是这并非一个可触达的邮箱地址。

因为太累的缘故,伊森不知不觉迷糊起来,隐约中听到门外有玻璃破碎的声音,迷糊中他看到是詹姆士满身鲜血开门进来;惊吓中他下意识地将詹姆士推开,自己也一下子醒了过来,原来是克莱尔。刚才汽车爆炸,伊森以为克莱尔在车上已经被炸死了,原来当时她恰好没有在车上而逃过一劫。

伊森怀疑克莱尔的身份,将其按倒在地上(其实是床上)搜身;克莱尔告诉伊森,她是按当初约定好的时间,如果任务失败,大家就在凌晨四点钟回到安全屋汇合。

情节3.2 假盘

奇佐治认为军火商马克斯雇佣了伊森,目的是为他偷窃NOC名单;他认为伊森杀害了詹姆士和其他人, 汇入到伊森父母银行账号中的十万美金就是此次行动的报酬。

伊森并没有打算逃避,他想深入虎穴去了解马克斯,他认为如果马克斯知道伊森有NOC名单,他会找上门来的。

而克莱尔则说,她会亲自去和奇佐治担保伊森的忠诚;而伊森则告知她,只要克莱尔还活着,奇佐治就会认为他俩是一伙儿的。

此时电脑收到一封邮件,邮件到来的滴滴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邮件约定下午1点钟在Nekazanka 和Prikopy两条街拐角处的见面,让他买包喜来登香烟,然后和坐在汽车站长椅上的男人借火。

伊森按约定的时间和方式向一位坐在长椅上的长发男人借火,长发男人在风中将火柴划开,疾风将火柴瞬间吹灭。看到火柴点起,一辆轿车从不远处驶来,停在了路边,长发男人打开车门让伊森进入汽车,车上的人给他戴上面罩,带到了一所房子里。

面罩打开,对面坐着一位五十岁左右、衣着考究的女人。伊森猜她就是马克斯,便提出十五万美金的要价,这比给约伯的十二万美金还多出三万美金。对面的女人马上猜到他并非之前联系的约伯,拒绝了他的要价。

伊森告诉他约伯卖给她的磁盘一文不值, 因为那张磁盘只是个被安装了跟踪器的诱饵,一旦在电脑上打开,IMF就能够跟踪过来。

女人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一方面安排下属打开磁盘,同时安排另一人在窗口监视外面的情况。磁盘安放到电脑读盘器后,发现温度越来越高(对外发射信号造成的),负责监视的下属发现一辆可疑车辆快速驶来,车上下来5位大汉,快速的奔上楼来。

5人持枪来到刚才的房间搜查,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原来真是奇佐治 带着下属巴恩斯,跟随信号而来,却扑了个空。

伊森马克斯离开安全屋,乘车行驶在路上,马克斯开价600万美元希望伊森为他拿到真正的NOC名单,伊森狮子大开口提出1000万(美国国库券,附上息票);并且希望在交易当天,约伯也要在现场,他的目的是现场抓捕约伯,为自己洗清冤情。马克斯微笑以示同意。

情节3.3 重组团队

伊森带着一笔钱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屋,克莱尔看到他回来,猜想到他已经和马克斯达成了约定,伊森告诉她:只要能够交出真正的NOC名单,马克斯就能交出约伯,这样伊森和克莱尔的冤情就能够洗清了。

二人讨论重新组建团队完成这个任务,他们在电脑系统中搜寻当地被驱逐的IMF特工名单,找到了克里格卢瑟,并约他们在火车上见面。当得知任务是要从弗吉尼亚州兰里的CIA总部、IMF特工组织偷出NOC名单的时候,二人十分震惊。

伊森 向二人介绍此次任务的细节,他们要从IMF的保险库的电脑中偷出NOC名单,唯一允许进入那个保险库的人,必须经过一连串安全检查。第一关是声音识别和六位密码,第二关是视网膜扫描,第三关是双精度、电子密钥卡才能解除入侵防范系统并进入到保险库。

进入到保险库之后,还有三套安全系统:一是声音感应,任何稍微大一点的声音都会触发;二是系统检测温度的增长, 未经授权进入室内的人的体温,都会触发温度感测器,哪怕是仅仅一度;温度感测装置安装在距离地面三十英尺的高架管道上的空气调节装置控制的,那个通风口由激光网保护,这个通风口也是唯一能够进入的通道;三是安装在地面上的压感探测装置,重量的轻微增长救回触发警报。这三套安全系统中任一个被触发,都会自动将房间封闭。

情节3.4 偷窃

四人来到弗吉尼亚州的兰里。

在IMF特工组织突然接到火警警告,三个消防员急匆匆跑了进来,称收到3、7、12区有火警,保安带三人进入到楼里寻找火源。这三人就是伊森、克莱尔、克里格,而第四名行动小组成员则在车上接应,并通过高科技手段监控整个行动过程。

假扮消防员的三人兵分两路,克莱尔 跑进一个隔间换上正装,一袭红色西装职业性感。她走进职员休息室,要了一杯咖啡,轻松地坐在保险库安全的主管威廉-丹罗的旁边,趁其看报纸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用特制的钢笔将一种神秘的液体注入到威廉-丹罗的咖啡中,并且把一小只极小的跟踪器贴放在他的外套上。而安全主管威廉-丹罗被其美色吸引,并未注意到克莱尔的动作。

伊森克里格二人随着安全员进入到发生火灾的房间进行检查,二人在这个房间合力将其打晕,克里格拿出一把匕首想要将保安杀死,却被伊森阻止。

这个房间正好有个通风口可以进入到保险库中。二人更换好装备从通风管道匍匐爬到保险库正顶上,并用特殊装备把红外线撤销。之后两人分工协作,伊森负责下到保险库中偷盗NOC名单,克里格负责在房顶控制安全绳。

伊森刚刚要下到保险库中,却收到卢瑟的通知暂停行动,原来安全主管威廉-丹罗已经走进了保险库,克里格迅速将伊森拉上房顶。

克莱尔给威廉-丹罗下的药起了作用,他在保险库中不断呕吐,不得已而离开。趁此机会伊森迅速下载了NOC名单。卢瑟从电脑端的监控中看到,原来他们偷盗的是NOC名单,感到十分惊讶,他显然非常清楚这份名单的重要性。

名单偷盗成功,克里格快速地将伊森拉了上去,却无意中将一把匕首掉落在保险库中,被随后进入的安全主管威廉-丹罗发现而报警。伊森把一枚烟雾弹仍在消防通道,楼里的火警不断响起,三人趁此机会逃离。

奇佐治得知NOC名单失窃之后,火冒三丈,一方面他要求严守机密,二要求成安全主管下放到阿拉斯加守雷达塔。

第四幕

情节4.1 叛徒疑云

英国伦敦,伊森端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打开一本《圣经》,一边参考圣经中的语句,一边向Max@Job 3:15 的邮箱发送邮件。

此时,克里格听到伊森劈里啪啦打字的声音,问道:“你正在联系你的买主?”。但并未获得伊森的任何回应,克里格径直走了过来,将他桌面上的书推到了地上,“伊森,如果你不带上我的话,就别想跟任何人见面”。很显然,克里格很担心伊森一个人将偷窃来的信息卖出去。

克里格从口袋里拿出NOC的名单的光盘(真的),伊森也从包里拿出一个光盘(假的),在伊森的忽悠下,克里格以为自己拿到的光盘是假的,愤怒地扔到了垃圾桶里;伊森趁机将光盘收了起来,并交给卢瑟保管。

无意中伊森看到圣经封面上写着:本书由犹太勇士放置于芝加哥德雷克大饭店,他脑海里会想起当时在安全屋里和詹姆士的谈话:伊森问刚刚结束的新人招募住在哪个酒店,是纽约大饭店?詹姆士*答复是住在芝加哥德雷克大饭店

伊森心里想:这本书是叛徒约伯用来跟马克斯联系的,封面上写的“由犹太勇士放置于芝加哥德雷克大饭店“,而当时詹姆士就是住在这家饭店。这意味着詹姆士很有可能就是叛徒约伯

情节4.2 重生

克莱尔将伊森叫到了自己的房间,电视中正在播放新闻:”联邦特工生成搜到了一个国际贩毒集团的幕后首脑,其活动是由玛格丽特-伊森-汉特 (伊森的母亲)和她的小叔子唐纳德-汉特(伊森的叔叔)共同策划的。今天早上的缉毒官员在”长刺行动“中逮捕了他们”。伊森看到电视中自己的妈妈和叔叔被当作毒贩逮捕的画面,猜到了是IMF奇佐治搞的鬼,目的就是逼伊森现身。

愤怒的伊森在雨中走进地铁站,使用地铁站的公用电话给奇佐治拨通了电话,奇佐治接到伊森的电话,立即交代身边的同事跟踪电话的地址,并试图拖延通话的时间。因伊森也是这方面的专家,在即将追踪到电话地址的最后一刻,伊森挂断了电话;奇佐治只查到了伊森目前在英国。

伊森刚刚挂下电话,赫然发现透明玻璃对面一个熟悉的背影转过身来,竟然是詹姆士,他还活着!

伊森带詹姆士回到安全屋,詹姆士告诉他当时他被一枪击中跌入河中,所幸并未伤到要害。第二天他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到安全屋,却发现已经空无一人,之后詹姆士查询了团队成员化名所用的护照的通关记录,在英国的出境记录中查询到伊森的化名通关记录。詹姆士根据伊森以往在英国行动的情况,查询到了利物浦大街的租房情况,一路跟踪找到了他。

詹姆士告知伊森,原来奇佐治就是在桥上朝他开枪的叛徒。看到伊森相信了自己的话,詹姆士的脸上一闪而过神秘的表情,并立即用喝水的动作掩盖了起来。

而此时,联想到那本圣经上的存放地址,伊森脑海中呈现出来的确是:詹姆士通过远程控制杀害杰克的画面、詹姆士自己假扮受到枪击的画面。伊森想到了当时在IMF总部组织克里格杀死保安时的情景,他手里的匕首竟然和当初杀死沙拉的匕首一模一样,难不成沙拉是克里格杀死的。如果这样的话,那詹姆士和克里格就是杀死行动小组的元凶。

在想到为何克莱尔死里逃生,而汉娜确被爆炸的汽车杀死的时候,难道是克莱尔将汉娜骗进了汽车中,并远程遥控杀死了汉娜?又或许是詹姆士自己亲手动手杀死了汉娜。

伊森告知詹姆士,NOC名单在他手里,明天会在里昂开往巴黎的高速火车上交给马克斯,这辆火车不允许携带枪支。 伊森会带克莱尔和卢瑟一起登上火车,和马克斯做交易,而克里格则会驾驶直升飞机在巴黎待命。

伊森与马克斯通过电子邮件确定了第二天交换情报的方式,他让马克斯坐在27号座位上,并带上叛徒约伯

发完电子邮件,伊森心事重重,想到这几天经历的种种,明天就要全部见分晓了。克莱尔体贴人心,将伊森拥抱着怀里,二人同床共枕。

情节4.3 结局

奇佐治收到一个神秘的信封,信封中是一张里昂到巴黎的车票,以及一块伊森的手表,奇佐治要立即赶往伦敦伦敦车站,一行人立即奔赴车站。

在里昂到巴黎的车上,半掩的车内一个神秘的人,打开一个皮箱,从中取出几个零部件组装成一把手枪。

在27号座位上,马克斯和她的同伴接到一个电话,原来NOC光盘就放在她作为下面,马克斯取出光盘,检验是真实的。他告知伊森,一千万美元放在行李车厢的第三个支架上,是一个银色公文包,开锁密码是314。

伊森向马克斯询问约伯的下落,马克斯告诉他,等他拿到钱后,约伯自然会去找他。

马克斯安排下属立即将光盘中的信息通过无线发送出去,却发现网络信号不好,原来是卢瑟在不远处用高科技屏蔽了信号。但此时他却发现奇佐治带领一队人马,从火车的另一端走了过来,为了避开奇佐治,卢瑟收起电脑走开;他故意将屏蔽信号的手机留在座位上,以便继续屏蔽网络信号,却没想到被服务员给送回到手里。

没有了信号屏蔽,马克斯的电脑终于又接通了信号,她高兴的拿起手机,将伊森的位置通知给了约伯,约伯拿着组装好的枪走开了。

克莱尔也发现了奇佐治在火车上,她通过电话告知伊森这个信息,伊森让她行李车厢汇合。克莱尔从奇佐治身边走过,却被奇佐治认了出来,尾随她走向行李车厢。

克莱尔来到行李车厢,看到詹姆士悄悄地坐在这里,她说:”我们拿了钱,让伊森背黑锅,没有人看到你还活着,没有人会相信伊森”。她刚说完这句话,发现詹姆士将脸上的面具撕开,原来是伊森假扮的,伊森已经知道了一切。

此时真正的詹姆斯从另外一个房间走了进来,持枪将伊森逼到角落,并逼他交出一千万的不记名债券。詹姆士以为只要他拿到钱就一切顺利,即便伊森对外说他没死,也没有人会相信他。却没想到伊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眼镜,戴上眼睛之后,另一端的奇佐治从手表的显示屏中看到了活生生的詹姆士,奇佐治终于知道了詹姆士是叛徒。

但詹姆士毕竟是自身特工,他一枪射中克莱尔,想让人误以为是伊森杀死了克莱尔,美女佳人香消玉殒。

伊森愤怒中追击詹姆士,却发现詹姆士已经逃到高速列车车顶,高速列车沿轨道飞速而行,车顶上根本无法站立和行走。詹姆士其有备而来地拿出两个吸盘,在车顶匍匐而行,不远处克里格驾驶飞机跟随而来,他没有听从伊森的安排在伦敦候命,竟然和詹姆士是一伙儿的。

眼看克里格驾驶的飞机就要用绳索将詹姆士接走,伊森手疾眼快将飞机垂下的绳索拴在火车上,克里格不得已而跟随疾驰的火车进入到隧道中,詹姆士在隧道中,将飞机拴在火车上的扣子解开,并跳上了直升飞机。此时若克里格选择驾机离开,则故事结束,但克里格却试图用飞机的螺旋桨杀死在火车顶的伊森,伊森趁机也跳上飞机,用口香糖炸弹将飞机炸翻。

飞机坠落,克里格殒命,詹姆士也粉身碎骨。

火车进入到隧道以后,原本正在传送NOC名单的马克斯发现,在隧道中没有了传输信号。飞机坠毁的同时,火车也被迫停下,在隧道中的火车彻底没有了信号,NOC名单无法传输出去。

奇佐治在火车上逮捕了马克斯,并缴获了NOC光盘,任务完成,洗刷清白。

情节4.4 结束

伊森和卢瑟休闲的坐在一起喝东西,伊森的家人获得了释放,司法部对错误地局部伊森家人表示道歉。卢瑟也重新回到了中央情报局工作。

飞机上,伊森正在闭幕养神,乘务员走到身边询问是否需要看电影,被从梦乡中叫醒的伊森并没有心情看电影,乘务员仍然问道“看看这部加勒比的影片如何?,或者阿鲁巴岛的电影?”。

中央情报局总是惯用这种方式,这次,他们又在飞机上用同样的方式向伊森安排任务。

(电影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