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模式的价值

谈到麦肯锡,关于MECE,关于7S,关于麦肯锡方法或者意识;谈到亚马逊,关于其网络商业模型,关于其网络书店与KINDLE,关于其是零售还是科技公司的争论;谈到苹果,关于其IPAD,IPHONE,IPOD,还有关于其在用户体验方面的执着和投入;谈到三星,GE,说到成功的企业的时候,我们总会认为其大部分的经营都是对的,都可以作为我们模仿的对象;而当我们今天再讨论诺基亚的时候,或许我们会说,就是因为芬兰人用手机太爱惜了,才导致诺基亚这几年不思进取,没有创新导致市场份额下划。
中国人学了太多西方的关于分割思维的理论,以至于总是要从目前“所谓成功”或者“所谓失败”的案例中找到“所谓成功的模式”和“所谓失败的模式”。(点击此处查看《东西方文化中的分与和》

  • 关于经验的借鉴

对于宇宙的认识我们还太浅,所以一直在探索;对于现实生活的认识我们很深也太多,所以一直找不到所谓的“恰当好处”,所以也一直在自我探索。
很多人说女人总是觉得自己衣柜里少一件衣服,同样道理,人们总是觉得自己的工作生活缺少一个答案,我们无时无刻都在抉择,有些关乎长远,有些关于眼前,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选择能够趋利避害;对于简单的选择,我们只需要简单的社会阅历即可作出;而复杂的选择,譬如企业的经营理念、方向等,因为作出决定更为复杂和艰难,则则需要借助更为多的社会阅历;
我们的经验阅历都很有限,所以常常借助其他企业的一些成功的案例来支持或者佐证自己的抉择,这就是书籍市场火爆的原因之一。于是乎,关于麦肯锡、亚马逊、苹果、三星、诺基亚的一些深层次的、浅层次的、风马牛不相及的文章、书籍、研究报告纷纷而出,眼花缭乱。

  • 关于模式的执着

读书、教育的根本目的只是让我们从蒙昧的状态中脱离出来,能够独立思考;而若我们学习了这么多东西,不但没有脱离蒙昧,反而执着于这些企业的经营方式,模式理论,则必然会被自己套牢在自己的执着当中。
佛法告诉我们要不着相,这个概念不好解释,当然我们也可以拿来看待今天讨论的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执着地认为很多“所谓成功”的案例使我们要学习的,所以就今天学习这个模式,明天学习那个模式,到头来把自己整个四不像,岂不可悲。

  • 关于分和

西方学者善于用分割的方式研究事物,譬如显微镜、分子原子等的研究,他们对于事物的分割研究也让我们的科学飞速发展;中国人更习惯用的方式研究和阐述事物,譬如其文化的包容性、民族的多样性,小到一双筷子的理念,都可以用和来解释,这些促进了人文的进步;同时,我们并不能说西方不重视,也不能说中国不重视;只是,若中国人太过于重视分的概念,而忽略了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风俗和习惯,则不啻于一场灾难。
如同如上所讲,我们一味向外追求人家的方式,成天邯郸学步,不知道要看看自己的问题和需要是什么,则会跟风成性,执着迷误而不能解脱;
所谓分就是要有条理地分析自己存在的问题,找到合理的对策;譬如诊断就要看到底是头的问题,还是脚的问题;
所谓和就是找到问题之后,要看医头还是医脚,或者头疼需要医脚,谁知道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